登錄 注冊
頂部.png
關于我們家族新聞尋根問祖高氏族譜高氏文化高氏書籍資源信息論壇交流
湖南分譜序(五)  

湖南族譜史略(代)

值此《中華高姓大通譜·湖南分譜》告竣之際。高家協先生囑霖作序,霖自揣鄙陋,雖主持全省家譜收藏工作,但對各氏族卻不甚了解,辭不獲允,只得作一文以介紹全省家譜概況以塞責。

族譜是一種以表譜形式記載家族成員間血緣關系及家族重要成員事跡的文獻類型。這種文獻類型自古以來往往主要被稱為“家乘”、“家譜”、“支譜”、“族譜”、“宗譜”、“通譜”等,雖然其形式大同小異,但收錄范圍卻大有區別。今藏于大英博物館的一塊甲骨,其上記錄有商代武丁時期兒氏家族1114人的名字,可以說是中國族譜的起源,而戰國時的《世本》,卻是中國最早的族譜雛形。

魏晉南北朝時期,實行九品正制, “有司選舉,必稽譜籍而考其真偽”,“官之選舉,必由于簿狀;家之婚姻,必由于譜系”(鄭樵《通志氏族略序》),族譜也就成為了政府選舉、士族出仕、門第婚姻的唯一根據,其作用之重可想而知。直至唐代,此風不衰,國家設置譜局、譜官,譜牒都由官府修纂保存。唐末五代以后,推廣科舉制度,士族制度瓦解,官修譜牒散亡,而私撰家譜卻盛行起來,家譜的作用也逐漸由“別選舉、定婚姻、明貴賤”的社會政治功能轉化為“尊祖、敬宗、收族”等倫理道德教育功能。

宋代是中國族譜的轉型時期。經過唐末五代連年戰亂,原來的西北、中原門閥士族受到極大打擊,形成大規模的民族事例、氏族遷徙,以往官修姓望氏族譜多失修或失傳,已失去存在的價值與意義。隨著中國政治、經濟中心向南方轉移,一些新的士族產生。而私修族譜卻盛行起來,宋代時,官府不再設立譜局纂修官譜,各家族各自為譜,純屬各家族私自行為。

宋元族譜今存世者約20種,安徽族譜即占一半,其中并無湖南族譜。

明代是中國族譜的定型時期。明朝創立之初,即極為注重族譜的教化作用,明太祖曾頒圣諭六言“孝順父母,尊敬長上,和睦鄉里,教訓子孫,各安生理,毋作非為。”明代族譜體例與內容都較宋元族譜有所增加與完善。

到了清代及民國間,統治階級意識到族譜在維護統治制度方面所發揮的“防微杜漸”的作用,鼓勵甚至強迫民間修譜。清康熙九年,清圣祖頒布“上諭十六條”,其中第一、二條便是“敦孝第以重人倫,篤宗族以昭雍睦”,而修譜建祠便是敦孝弟、篤宗族的最好體現。清代是中國族譜完善及集大成時期。其數量之多,質量之高,內容之富,卷帙之繁,為中國族譜之最。以致當時無無譜之族,無無譜之人。譜牒學也成為一門專門學問。

家譜蘊藏著大量有關人口學、社會學、經濟學、歷史學、民族學、教育學、人物傳記及其他地方史資料,對開展學術研究有重要價值,同時對海內外華人尋根認祖、增強民族凝聚力也有著重要意義。而家譜之不足,也為人所深刻認識。家譜之不可信,也是各方志多不列氏族志、各藝文志概不收家譜的重要原因。譚其驤先生亦認為“譜牒之不可靠者,官階也、爵秩也,帝皇作之祖,名人作之宗也。而內地移民史所需求于譜牒者,則并不在乎此,在乎其族姓之何時自何地轉徙而來。”其實,家譜作為一族自撰,又豈止僅官階、爵秩之不可信,特別是湖南土著氏族(大部分已漢化,僅小部分至今仍為土家族、苗族、侗族、瑤族等少數民族)的家譜,普遍存在攀援華胄、偽造始遷、諱言土著的現象,一些家譜還有明顯違反史學常識的記載。因此我們在利用族譜這類型文獻時,一定要有存疑之心。

湖南氏族少有自稱唐以前遷湘者,據湖南各氏族族譜所載,在湖南歷史上有四次外省氏族遷湘高潮,即(一)后唐同光間、(二)宋代、(三)元末明初、(四)明末清初。在這四個遷湘高峰時期中,惟明末清初閩、粵客家人遷入湘東、湘東南最為可信,一則來湘日短,正史、方志有較多記載,二則其客家方言、習俗至今保留,與周邊其他氏族有較大差異。而其他自稱或后唐同光間,或宋時,或洪武初等遷入者,皆不可貿然全信。

由于湖南氏族大多自稱元末明初時遷入,因此湖南宋代及以前纂修的家譜并不太多。(光緒)《湖南通志藝文志》載有晉代臨沅《廖氏譜》,稱據《輿地紀勝》及《抱樸子》所載。臨沅今地屬常德。今查《抱樸子內篇》卷之十一所載,其中僅稱廖氏家,并未能稱廖氏譜。

(光緒)《湖南通志藝文志》所載宋代湖南族譜僅衡陽顏學廷撰《顏氏家譜》一種,有文天祥序,稱:“魯公裔孫詡五代時令永新。詡之季子衡陽使君惠字叔岐,生四子,長元晉宦游衡郡,遂家于衡陽之石壁”。

今據尋霖主編《湖南氏族源流》(2006年岳麓書社出版)一書,宋元湖南氏族纂修族譜者尚有三十余家,如衡陽漁溪王氏,始祖萬莊公,原籍真定府靈壽縣,宋初以進士官邵陽令,卜居衡陽漁溪。北宋嘉祐六年(1061)始修族譜,有歐陽修序。南宋寶慶元年(1225)二修。寧鄉易氏,始祖雄公,居瀏陽,后裔隋大業間遷江西泰和。至歡公,仍歸長沙,居溈上。宋開禧三年(1207)創修族譜。寧鄉喻氏,始遷祖德彰公,宋建隆二年為潭州教授,無心仕宦,擇居寧鄉南岸。宋咸淳十年(1274)纂修族譜。

由于族譜為一族之史,普遍存在攀附華胄,偽造始遷狀況,譜中世系源流、遷徙概況多不可信,又全不見實物,因此我們對各族宋代、元代修譜記載多有存疑。

明代湖南家譜見諸(光緒)《湖南通志》者有益陽劉憲撰《劉氏家譜》、茶陵譚時中撰《譚氏家譜》、茶陵譚玉瑞撰《譚氏家譜》,衡山茹瑺撰《茹氏家譜》,零陵蔣向榮撰《蔣氏家譜》,永明蒲彪撰《蒲氏家譜》,永明周鵬撰《周氏家譜》,桂陽朱克寬撰《朱氏家譜》共八種。

1991年《中國古籍善本目錄》著錄歷代家傳、家譜、玉牒共746種,其中明代家譜439種,而其中明代湖南家譜僅一種,即今湖南圖書館所存《長沙青山彭氏會宗譜》。2009年《中國家譜總目》著錄明代湖南家譜四種,除江永《田氏族譜》著錄為明宣德二年抄本,原藏江永檔案館無法確認外,其余二種皆藏湖南圖書館,今經鑒定,其實并非湖南族譜。則明代湖南族譜現存確認者,亦僅今湖南圖書館所藏《長沙青山彭氏會宗譜》,彭澤纂修,明正德十五年刻本。此為湖南圖書館所藏四千余部族譜中唯一的一部明代族譜原件。

又根據尋霖主編《湖南氏族源流》載,自稱明代即已纂修族譜的湖南氏族尚有二百余家:如衡陽漁溪王氏,北宋嘉祐六年(1061)四世祖永賢始修家譜,南宋寶慶元年(1225)二修,元延祐三年(1316)三修,元至正四年(1344)四修,明正統十一年(1446)五修,成化七年(1471)六修,萬歷三十四年(1606)七修。衡南沙塘王氏,遷湘始祖紹冕公。宋元豐十五年(1078)、淳祐二十年(1241)、元延祐八年(1299)、至正十三年(1353)、明永樂二十年(1573)、成化二十二年(1595)纂修族譜。衡山坪上文氏,始祖寶公。宋德祐元年(1275)、元延祐四年(1317)、至正十一年(1351)、明洪武二十四年(1391)、永樂四年(1406)曾五修族譜,皆修于江西固塘。明成化十七年(1481)衡山始修,稱六修,正德十年(1515)七修。

清代、民國時期是湖南族譜的鼎盛時期,現存湖南族譜幾乎全是清代、民國及當代所纂修的。不僅數量眾多,而且內容及形式都已臻完美。各家族對族譜都異常重視,如1937年《桂東寨前上黃族譜》書名頁鐫“一合族之源流備矣,較之他書尤宜珍重,平居則什襲藏之,倘遇水火寇盜,寧棄爾器用財賄,是譜之一冊一頁不可失也。凡我族人,咸致意焉”。

清代及民國間,湖南族譜一般沿用“三十年一小修,六十年一大修”慣例,如1916年(長沙、寧鄉、湘陰)《彭氏續修支譜》凡例稱:“譜議三十年一修,如越三十至四、五、六十年,其中必有遺忘,實難查敘,不孝孰甚。”有些家族也會根據具體情況,決定續修時間,如長沙小橋張氏,族譜始修于清光緒十三年(1887),1917年二修,1940年三修,1948年四修。四修序稱:“倭寇為殃,肆行轟炸,人生物化,頃刻灰飛。為收族計,為文獻計,為保存族粹計,故亟亟遂三修于國難荊棘之秋,不料長沙四戰一火,旋又淪陷。我族家乘,適罹倭燹,多嗟殘滅。”

即使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初期,湖南民間修譜活動仍少量存在,如1950年(郴州)《李氏十修族譜》,1950年《邵陽梅塘賀氏四修族譜》,1952年(邵陽)《銀錄朱氏五修族譜》,卷首沿用四修,不另刊。但隨著舊的宗族制度被打破,作為其組成部分及表現形式的族譜也遭到毀棄,延綿了千余年民間修譜活動也因此停頓下來。直至近年才稍得以恢復。但許多家族因老譜在歷次運動中被毀而無法纂修新譜,從而使民間修譜這種中國特有的文化現象出現了許多空白與遺憾。

上海圖書館是世界上中國族譜收藏最多的單位,共計達21000余種,其中明代族譜251種,清代、民國族譜13124種,又其中浙江族譜最多,為6365種,其次湖南2079種,江蘇2067種,江西659種,安徽544種,上海396種,福建115種,湖北89種,廣東82種。

2009年由上海圖書館主持編纂《中國家譜總目》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該錄共收錄數千家公私收藏單位2003年之前608個姓氏族譜52401種,以姓氏言陳姓2990種,張姓2597種,王姓2512種,李姓2157種,劉姓2029種,黃姓1733種,吳姓1631種,周姓1222種,楊姓1197種,徐姓1091種,林姓1028種。這與2000年全國第五次人口普查各姓氏人口數量情況基本吻合。以地域言浙江12778種,湖南7948種。

據有關文章介紹,中國曾經使用過12000個姓氏,目前仍在使用的有3050個,但常用姓氏不到200個。湖南統計局統計,2005年湖南共有姓氏334個,各姓氏按人口多少排列為劉、季、陳、張、王、楊、黃、周、唐、羅、吳、胡、彭、蕭、何、鄧、謝、曾、譚、蔣。

2012年由湖南圖書館編纂的《湖南家譜知見錄》共收錄273個姓氏,族譜8297部。(一)從姓氏言,劉氏677部,分布于全省54個縣市,李氏509部,分布于全省48個縣市,陳氏408部,分布于全省44個縣市,張氏387部,分布于全省38個縣市,王氏316部,分布于全省39個縣市,周氏299部,分布于全省41個縣市,黃氏259部,分布于全省33個縣市,楊氏239部,分布于全省36個縣市,羅氏200部,分布于全省31個縣市,彭氏198部,分布于全省33個縣市。這基本上與2005年湖南統計局統計之結果吻合。一般說來,姓氏人口越多,則其分布愈廣,其族譜數量也相對愈。(二)從區域言,湘鄉847部,涉及92個姓氏;湘潭799部,涉及108個姓氏;寧鄉717部,涉及86個姓氏;長沙572部,涉及110個姓氏;益陽555部,涉及93個姓氏。由此可知,湖南族譜主要集中于湘北、湘中、湘東等經濟較為發達,遷湘氏族較為集中之區域,而湘南、湘西南、湘西等湖南土著氏族較為集中區域部族譜很少。有些姓氏則是某些地區的特有姓氏,如瀏陽的尋姓、藺姓,石門的冉姓,常德的貴姓,邵陽的信姓、咼姓、銀姓、車姓、羊姓,江永的義姓,益陽的習姓、鳳姓,澧縣的水姓,湘潭的用姓,湘陰的司馬姓,長沙的師姓,湘陰的伏姓,巴陵的政姓、胥姓、淦姓,漢壽的牟姓,桃源的印姓、應姓,華容的季姓、宗姓等。

湖南族譜主要集中在各大型圖書館,如湖南圖書館至今約5000部,上海圖書館約2000余部。但由于私人收藏家如長沙何光岳、慈溪勵雙杰及民間仍有大量族譜,且新譜仍在不斷修纂中,因此至今我們仍無法估計現存湖南族譜之數量。

澧州高氏為湖南望族,明萬歷間,澧州高尚志著《澧紀》一書,為今湖南僅存的幾部明代方志之一,原書藏上海圖書館,今由澧州高氏族人費鉅資影印行世,高氏于湖南文化之貢獻可謂大矣。

 

 

湖南圖書館家譜收藏中心主任、

《湖南氏族遷徙源流》主編 尋霖

華夏高氏網是華夏高氏文化研究會的官方網站
聯系電話:13586161923   Q Q:327712072  征稿郵箱:hxgsjz@163.com
京ICP證070362號  京公海網安備110108000742號
ICP備案:京ICP備08103950號 軟泥智能網站

回頂部

26uuu最新